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用心良苦

    晚上在三夫人房间,张玉良久久不能入睡。虽然酒量没有包子轩那么好,但是并不差。至少同香江这些大亨聚会的时候,还是能够应付一下。结婚已经近30年,在一起的时间早就超过30年;三夫人当然知道老公在想什么。
    三夫人:“还在想女婿今天的话,香江做普通生意还可以。”
    “我们张家没有那么大野心,而且手中也没有先进技术。只是做普通生意,我感觉香江就很好。前几天同其他几家在聊天,他们也决定不走。女婿是一个聪明人,如果真要是有什么变动,黑云小镇项目不可能一直在建设。”
    三夫人此时也是水涨船高,因为亲生女儿嫁给香江首富。她的地位自然跟着提升,而且也是老爷要求没事的时候为其出谋划策。才敢这样说话,一年前可能还不敢提什么建议;而且即使提建议张玉良也不会听。
    说起黑云小镇绝对算得上建筑奇迹,每天都以肉眼可见速度在施工。大陆工人实在是太能干,吃苦耐劳精神可谓展现的淋漓尽致;至少香江民众已经开始认可他们。
    彼时的香江人,还真是有些排斥外来人口。当然发达国家过来的人除外,因为人家到香江就是担任工程技术人员、教授、或者高管职位;对整个香江经济有很大提升。其余其他亚洲其他国家的人过来,那可就说不定。
    1979年的2月,一艘载着2600多名越南船民的“天运号”,在夜幕中进入了香江水域。
    船民不被允许登岸,于是四个多月他们待在船上、待在海湾中,实在是无法忍受的船民后来切断了锚链,货船再次驶向怒海,最终搁浅。船身下沉,船民纷纷游到临近的岸边,终于获准登岸。
    这个事情一下子升级为了国际人道主义问题的象征性事件,直接影响了香江接下来的难民政策。
    越南统一之前,大约有100多万华侨、越南华人聚集在西贡市,也就是现在说的胡志明市。随着美国军队的撤出,持续了20年战火的战后结束。但同时也产生了大规模的难民逃离。
    从越南到香江船程不到10天,所以来香江就成为了难民寻求国外庇护的理想的中转点。
    1979年7月,英国政府在日内瓦签署了一项关于处理越南难民问题的国际公约;其中包括将香江列为第一收容港。
    只要难民来了你就先收下,经过甄选之后再从香江转去西方国家,剩下的的自行遣返。
    尽管同意成为第一收容港的还有泰国、马来西亚、印尼、菲律宾和新加坡,但是他们却都公开拒绝难民登岸。
    香江和这些国家相比,对越南船民一直实行的来者不拒的政策,是最为安全的终结地和落脚点。
    大量的接受越南难民,给香江治安带来严重隐患。这些人过来香江肯定需要生活;加上越南有一段时间实行全民皆兵,又经历过多年战争洗礼。不说练就一身本事,但大多数人都练过。
    有些人不愿意打工,或者嫌弃赚钱少,很快便走上极端。搞得香江民怨沸腾,导致对经济落后地区过来的人,都不是那么相信。
    因为包子轩的关系,香江已经尽量减少吸纳难民过来。毕竟包首富从华夏大陆招来这么多工人,导致常住人口数量增长很快。在让难民登岸,非常不利于香江经济发展,以及治安稳定。
    华夏大陆过来的工人,让香江市民感到还是来自祖国的人民有素质。而且更为勤劳,比起越南难民来说,强得不是一星半点。
    黑云集团很少招收越南难民工人,可以说旗下工厂几乎没有。让越南人非常气氛的同时,但是也不敢怎么样。安保力量是一方面,最重要人家有理有据。对于每个人考核都非常公平,没有文化根本进入不了黑云集团工作。
    而且包首富还真不能得罪,万一把人得罪狠了。可能同胞进入香江的路,就会被封上。包首富绝对有这个实力,只是人家不想用而已。
    听到妻子分析,感觉还是很有道理。黑云小镇项目一直没停,而且建设速度飞快。足以说明女婿不会离开。要不然建设那么办公楼给谁用。恐怕整个香江所有公司都搬进去,都填不满。
    张玉良:“你以后过去看女儿的时候,旁敲侧击一下。看看这小子到底什么想法,反正我是有些看不透。”
    “突然之间在中东弄出那么大动静,之前可是一点风声都没漏。我虽然是他岳父,但是有些时候,感觉自己比他还要矮一辈。”
    “包家财富再多,始终是人家的。张家不会惦记,而且也没有资格惦记。但是跟在后边发财还是没有问题,至少女婿对形势把控方面看得很准。”
    看出丈夫的想法,不过三夫人知道;哪怕张玉良不愿意也要说出来,毕竟这关乎女儿的幸福。
    三夫人:“中东张家还是不要考虑,看看其他有什么地方可以投资。”
    “香江无论是谁过去中东投资都可以,唯独我们张家最好不要。世界上能赚钱的地方很多,没必要盯着中东的石油和天然气。而且我们根本不懂,过去又没有关系,很容易把自己陷进去。”
    “女婿跟富察伊拉的新酋长,难道真得一点关系都没有。有些话不能说,一是没有证据;二是即使发现又能怎么样。”
    “你也是男人,三妻四妾很正常。虽然不合法,但是谁也挑不出来毛病。像女婿这般有能力,财富这么多,在香江本土没有一点绯闻的男人,可以说几乎没有,已实属难得。”
    “张家过去中东要如何面对,女婿要怎么介绍。只会让人家为难,给女儿增加烦恼。而且不是让你过去国外购买矿产和牧场,到华夏和日本购买房产吗!”
    “这些都是生意,没有必要盯着一个地方。再说中东那个地方并不太平,而且气候条件恶劣。张家没必要趟这个浑水,一家人平平安安做生意比什么都强。”
    听到三夫人的分析,让张玉良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。看来女儿有今天的成就和能力,得到包子轩青睐,做母亲的功不可没。
    虽然有种维护女儿利益和巩固地位的感觉,但是作为母亲并没有错。女儿嫁给包子轩,全世界都认为是高攀。虽然是他张玉良的姑娘,可是本身张家同包子轩相比,就差得很远。加上女儿还是小妾所生,当然会更矮一头。
    如果这个时候张家过去中东投资,如果说包子轩同富察伊拉的女酋长没有关系,那么皆大欢喜。但是这种可能性不大,他也是男人,当然知道这里边的道道。
    而且正如三夫人所说,即使发现又能怎么样。难道只允许他张玉良三妻四妾,不允许包子轩在外边找一个红颜知己。最后只能是女儿、女婿离婚;那样的结果他并不希望看到。
    张玉良:“还是夫人想得周到,我让老大过去日本,老二过去华夏大陆,老三过去澳洲考察市场。世界上有太多地方可以做生意,没必要只盯着中东。”
    听到张玉良的话,三夫人终于放心。就怕张家占便宜没够,那样会让人看轻女儿;甚至会影响夫妻感情。
    女儿的性格她清楚,没有发现可以装傻充愣,但是知道丈夫在外边还有人,那么心里肯定有一个疙瘩。换做是哪个女人都是如此,只不过有些女人选择认命。不过心里的结肯定解不开,三夫人也不希望女儿痛苦。
    此刻女儿已经怀孕,那么张家对她来说,已经不再是第一位。毕竟只有一个女儿,可能未来还是希望自己的东西留给外孙;哪怕很少,或者人家根本看不上;但多少是一个念想。
    三夫人可谓用心良苦,绝对是是一个聪明女人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张家开始加大在华夏大陆、日本和澳洲的投资;未来可谓赚得盆满钵满。
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