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六章 云城

    看着满目苍夷的城墙,杜锋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,不由得脚步也加快了许多,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?莫非,就在不久前,魔族再度攻城了?

    “站住!什么人?”在云城正门口,几位负责守卫的天才弟子爆吼一声,脸上更是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。他们都是来自其他地域宗门的弟子,修为都在玄妙镜后期以上。杜锋在修真界才刚刚崭露头角便被逼入魔界,他们当然没有见过杜锋的容貌。

    此时的杜锋已经将自己的修为切换成了道法,生死境初期!

    杜锋在能量的运用上更加得心应手,直接用仙元将自己的真实实力隐去,露出了只有生死境初期的假象。就这样,杜锋还不放心,还用藏龙戒指再披上一层伪装,一样是生死境初期。

    杜锋从战天城走之前,让天机王探查了一下自己的伪装,就连天机王都没能看出虚实,这也让杜锋无形之中信心大增。天机王都看不来,修真界能有几人看的出?九圣?杜锋怀疑,就算是九圣也不一定有天机王强,他们一样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杜锋直接拿出一块象征天道学宫的令牌,甩在了一人的脸上,那傲气之色溢于言表。杜锋的令牌,哪怕在天道学宫都是地位极高的,这些人瞬间有些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这位师兄,对不住,恕我等眼拙,还请别放在心上,我们也是指责所在。”这时,一位为首的弟子恭敬的将令牌递回给杜锋,更是赔上一脸卑微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?赶紧撤掉关卡,放行啊。”这位为首的弟子再次对着他身后的人吼道。这些人应声,连忙将封锁的门口打开,让杜锋进入。

    杜锋也不是刻意为之,不过是看到他们对待修真界的态度如此恶劣,出了一点点教训之心。这些人或许都是外来的云城掌控者的门徒,他们的宗门应该要比苍月宗强大许多,他们来到云城后便觉得自身高人一等,可想而知,苍月宗的弟子,必定受了他们不少的欺压。

    杜锋没有爆发,因为不值得,真要是他们做出了什么损耗苍月宗的事情,弄也要弄他们的师门长辈,弄他们的宗门传承。

    杜锋阔步走进了大门,看着城墙之处无数阵法师在紧锣密鼓的篆刻法阵,城内的血腥之气铺面而来,让杜锋不安的预感越来越强烈!

    “杜....杜师兄.....是你吗?”忽然杜锋的不远处,一个声音飘了过来。杜锋扭头一看,那段峥嵘的记忆涌上脑海。

    “孙泽,孙师弟,你的手怎么了?”此时的孙泽浴血的衣衫还未清理,但他的左臂却已经空空如也,可脸上的坚毅却不退分毫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真的是你,大师兄回来了!大师兄回来了!”孙泽没有回答杜锋的问题,但是看到杜锋却难掩心中的喜悦,他竭力的呼喊,似乎生怕是自己的错觉,眼前这位相传已经葬身魔界的绝世天才不过是自己的幻象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.....大师兄!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!”

    无数身影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,他们有些人此时的伤势比孙泽更重,但是杜锋仿佛是他们的信仰,哪怕此时命丧于此,也要再见一次。

    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庞,杜锋露出了几年不见的笑容,笑得是那么的畅快,笑得是那么的无羁,笑中带泪。

    突然,杜锋眼神一扫,假装镇定的说道,“是不是还有人受伤颇重?快带我去看看,大师兄我可是满载而归,必定让重伤的师弟们恢复如初!”

    可是迎接他的却是一片寂静,一片悲戚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了?说啊!都是我苍月宗的优秀弟子,男儿有泪不轻弹,哪怕是发生了再大的事情,有我先道这里,刘博峰自嘲一笑,“其实,各大宗门打压我们苍月宗已经是许久的事情了,大师兄和流云师姐的事情我们也略有耳闻,我们不无对大师兄举起大拇指,这才是我们苍月宗的道子,苍月部指挥使该有霸气,凭什么这些顶级门派就能够主宰众生?真要将我们逼急了,我们索性颠覆他们的统治!”

    “刘师弟,还请慎言。”杜锋淡淡的说道,这些话私下说说还好,但若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有心人听到,那就有无尽的凶险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说得是。”刘博峰似乎略有所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自从大师兄陨落的消息传出来后,我们苍月宗便受到了天道盟的惩戒,全员布防云城。也正是这样,我们苍月宗才是云城最坚定的守护者。可云城的掌控者们都是来自其他洲域,哪里会折损自己的羽翼,只要有危险的事情,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我们苍月宗,有好处的事情,却会将我们苍月宗排除在外,虽然吴长老占具了一个掌控者席位,无奈人微言轻,之上还有水元堂的侯阶大能压制。”

    “也正是因为如此,外来的掌控者们在面对魔族进犯的时候,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将我们苍月宗推出去赔罪。不过说来也蹊跷,这两年,月海城倒是很少进犯,就是进犯,我们苍月宗的损失也是微乎其微。”

    杜锋心中大致了然了,如是说道,“刘师弟,你接着说,两城之战到底是如何爆发的。”

    “掌控者们让我们苍月宗出战,假如不出战便要定我们叛离之罪。无奈,我们只能出击,可这帮欺人太甚的掌控者,竟然在我们出城后,将城门关闭,除了我们苍月宗,其他人,一人未出!”

    “这是要灭绝我们苍月宗啊!”一位弟子也忍不住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征战魔界,我们无所惧,可为什么他们要如此?”

    “我们知道,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,只能往前冲。宗主和吴长老等人实在看不下他们的嘴脸,直接将防御云城的大阵洞开,随着我们杀了出来。就在这时,洞悉一切的魔族,直接放弃了攻击我们,选择朝着城池大阵的裂口冲击。可主持阵法的强者首先想到却不是修复阵法,而是选择激发大阵,对着城外的所有人无差别攻击!”

    “我们苍月宗之人全在城外,而他们的人却空无一人!当时我就在想,他们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()

<